【征文刊登】梦想,从人生之旅展开
发布时间: 2013-10-09

 
                                                             梦想,从人生之旅展开
                                                          东南大学离休老干部 钮绳武
        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言指出个人对国家和社会应负责任尽义务,孙中山先生以此名言进一步强调每个国民对国家应负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我觉得也可以说:天下兴亡,关系着个人的吉凶祸福。因为,无论什么时代,个人的命运总是与国家、民族的兴衰紧密联系在一起。
        纵观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长河,战乱不断,朝代更迭频繁,可数的几个年代,如汉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贞观、开元之治”和清代的“康、乾盛世”,之所以为史学家所推崇,是因为在这几个时期,兵祸天灾少,统治者的政令较宽和清明,老百姓能安居乐业。古人有“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的说法,表达了对乱世的畏惧、无奈和对太平盛世的渴望。老百姓切盼的是天下太平、国富民安,所以,任何个人的梦,首先是国家梦——国家富强、民族梦——民族复兴!
        我的幼年是在战乱和当顺民的屈辱中渡过的。出生不久先后遭逢“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沪淞抗战”,正是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我是唱着《八百壮士》、《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太行山上》等抗战歌曲进入小学的。“七.七”抗战爆发后,战火渐渐逼近我的家乡安徽寿县,父亲领着我、大妹和刚满月的弟弟逃难去武汉。一路上多次遭受日本飞机的轰炸,遭遇中日军队的交火,颠沛流离了一月余才抵达武汉。在武汉的三个多月里,几乎天天要躲避日寇的空袭轰炸,整天担惊受怕、无法安生。后因父亲找不到工作,盘缠用净,无奈之下只好返回家乡。不久日寇攻击到寿县,当寿县城被攻破时,我们全家躲进了美国人开办的春华医院。在医院,我亲眼看到日本兵从逃难的人群中把青壮年当军人抓走、杀害。从1940年日军侵占寿县到1945年秋日本投降,我辍学在家随父亲读书,在日寇的铁蹄下,做了五年多的屈辱顺民。那时是千方百计打听中国军队打胜仗的消息,盼望中国军队打回来,更日夜盼望把日寇赶出中国的那一天能早些到来。
         1945年终于盼来了日本投降,这是近百年来中国抵抗外来势力取得的胜利呀,老百姓的兴奋喜悦自不待言。但喜悦之情还没把屈辱的心焐暖,即被国民党那些发胜利财的“五子登科”的腐败官员以及飞涨的物价和内战激冷了下来。国家的复兴,个人的前途一片迷茫。
 1948年淮海战役开始后,我从安徽省淮南工专休学回家,不久寿县城解放,我随即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随营干部学校,开始在党的教育下逐步成长。
        全国解放后,通过土改、镇反、收回外国租界、清除帮会和反动的会道门等运动,改变了几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清除了旧社会的污泥浊水,赶走了帝国主义势力并彻底取消了他们在中国的特权,平复了近百年来烙在中国人心头的创伤。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更是长了中国人的自信和志气,每个中国人都深切地感受到毛主席于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豪言的内涵。中国人终于回到了挺直腰竿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时候了。我和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欢欣鼓舞地高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之中。随着三年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胜利实施,人民安居乐业,国家欣欣向荣,全国上下都认为民族的复兴指日可待。
        1958年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提出和 “超英赶美”的豪言壮语,都曾使我热血沸腾,并热情地投入到工作和各项活动中去。可是当我听到农民将报刊上那些连篇累牍的有关粮食放高产卫星的报导怒斥为吹牛时,当我看到一些地方毁林炼铁、听到农民对吃大食堂的抱怨时,以及目睹学校停课并毁弃一些完好的铁制器具炼出一些无用的铁坨坨时,我产生了疑问,并在一次座谈会上谈了我的所闻——粮食放卫星不过是“吹牛”,大炼钢铁则是“劳民伤财”,为此,我受到党组织的批判。十年文化大革命,我从开始的紧跟、不能理解、十分忧虑发展为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愤恨。总之,建国后的前三十年,在探寻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时,我们国家的建设经受了困顿和挫折,十年浩劫将国家几乎推向绝境,但也从反面教育了全党和广大群众,看清了“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一错误路线的危害性。
        粉碎“四人帮”举国欢欣,但中国的建设向何处去的问题仍没解决。以邓小平为首的一代代领导人高瞻远瞩,在发展问题上拨乱反正,明确发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才是硬道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等振聋发聩的号令,并明确提出“改革开放”和“走以经济建为中心”的方针路线,为全党全国人民指明了道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更激励了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蕴涵在人民中的聪明才智和建设国家的热情像火山一样喷涌。我也像走夜路的人,终于看见了曙光,看到了方向。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党的几代领导人所确立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等,已经过实践的检验,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指导思想。
        而今国家富强,人民生活早已超过温饱水平,正在奔向小康的路上大步迈进。我们这些年届耄耋的老人们,与新中国相伴,历经过建国的艰难坎坷,也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喜悦兴奋,今天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正安度幸福晚年。我们的理想信念不减,报国之心犹在,有企盼,有追求,有信心,也有隐忧。我们欣慰地看到党的第十八届代表大会的召开以及向全党全国人民提出的“两个百年”的宏伟目标,看到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正高举红旗、继承革命传统,沿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开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阔步前进。当前反腐倡廉,关注民生,订“八条”,扫“四风”,措施坚决、具体、有力,深得民心,深受拥护。
        我万分高兴地看到近百年来中国人的强国梦、民族的复兴梦和我个人追随党的千秋伟业的理想梦正逐渐成为现实,可以说一生无憾。
 
                                                                                                                            2013年9月